我百里守约今天要洗白白在玄策床上等他

50fo点梗

啦啦..谢谢小可爱们
你们有没有要看的cp和梗呐'
我都写哦
额 我会马上填坑的 吧

[策约]达拉崩吧 #鬼畜注意

很久很久以前
主宰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这时玄策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哥哥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再来一次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是不是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对对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BREAK
英雄百里玄策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一只野怪
获得12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
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主宰
英雄拔出宝剑
主宰说
我是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再来一次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是不是
暗影主宰大龙回家炸自己水晶
不对!是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于是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砍向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然后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咬了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最后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他战胜了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救出了 公主
晚期弟控的百里守约
回到了
百里守约还有百里玄策的洞房
国王听说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他打败了
暗影主宰大龙来袭偷掉你水晶
就把 公主
晚期弟控的百里守约
嫁给
给哥打红喜欢哥哥可爱小玄策
百里玄策 百里守约
幸福地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 以后麻烦
孩子称作 花木兰(buni)
Ta的全名 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策约]前辈我想上你(1)

#作死开新坑系列
#依然ooc,有私设
#设定两人都是游戏主播,不是兄弟
#百里守约和其他人都是基友
       
百里守约感觉他可能有一帮假基友。为什么同一个寝室的苏烈总喜欢在他直播的时候唱歌,然后不得不请铠哥把他踹出去?然后弹幕上就刷满了“苏哥求你别唱了”“约哥你咋又浪死了”“大概是因为听到苏哥唱歌所以手抖了吧”之类。
       
还有铠,那个死妹控哦谢特,和自己双排的时候看见露娜发的扣扣消息就挂机,捧着手机笑的不亦乐乎,留下百里守约绝望地carry全场。
       
最近想上分真是越来越难了。卡在钻二的百里守约扶额。然后他点开单排,ban了英雄后看了看阵容,决定玩一把虞姬。对面有一个id好像是社会你策哥的,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问这人是谁。弹幕上有个小天使说这人是百里玄策,比他小一年级的高二,也是主播,在钻三。
       
最后几秒,那人才慢悠悠地点了兰陵王。这是准备切我么?守约扯了扯嘴角。弹幕几乎已经炸了:“哈哈哈哈约哥果然被针对”“对面真是机智哥”“2333我要上另一个直播间看一眼嘿嘿嘿”
        
然后百里守约不知道杠上什么气了,全部都加二技能。队友求他说你是ADC能不能不要出肉啊em?百里守约表示我不听我不听。看你怎么切。
       
“哈哈哈哈哈约哥调皮了”“这是排位啊哥你严肃点”“哈哈我就是对面的宫本一边看直播一边打”“前面的你给我回来”
        
他看了眼小地图,兰陵王图标忽然消失了。这是开大了?他回到防御塔下,想了想这是排位还是换了把制裁和破军。果然不一会大招解除,兰陵王还是绕走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好像是中路的昭君呢。
    
[虞姬]开始撤退
     
[虞姬]保护我方王昭君
        
[虞姬]进攻敌方兰陵王
     
“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约哥美其名曰保护法师其实就是公报私仇吧”“前面你真相了”
    
[我方虞姬]第一滴血[敌方宫本武藏]
      
“约哥,我就打个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百里守约看到这条弹幕只回了句谁叫你在打野的时候打字,被反野了吧送了红而且还送一血。
       
嘚瑟着就往对面另一半野区赶,碰着拿蓝的兰陵王还一下捡了个buff。“哈哈哈哈哈哈兰陵王看了想打人”“兰陵王:老子打了那么久的buff啊妈卖批”
  
不一会又抓到了对面残血的诸葛亮,一套技能带走。折腾到半血踩着红蓝光圈百里守约开始浪了,一会反个野一会清个兵,顺便欺负对面宫本。
   
然后…you have been slain.【约式黑人问号】查看死亡回放:击败者 兰陵王。“浪死了吧”“还送了双buff哈哈哈”[全部]兰陵王:谢谢对面虞姬小姐姐的双buff
     
百里守约嘴角抽了抽,回了句[全部]虞姬:不用谢,还有顺便我不是小姐姐我是你大爷。
       
[全部]兰陵王:爷爷好
       
[全部]虞姬:哎
       
[全部]诸葛亮:mmp老子不想和你们说话啊智商会传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不行了让我笑会”“今天守约小哥哥好调皮啊”“爷爷啊xswl”“诸葛亮说出了约哥队友的心声”

后来他俩真杠上了,兰陵王说你整天揪着我们这诸葛亮几个意思,虞姬说那就来上solo,结果兰陵王一个手滑走位不慎被虞姬一技能命中。[虞姬]无人能挡[兰陵王]

看了看自己的丝血,准备塔下回城。[小兵]终结[虞姬]百里守约的脸色忽然很尴尬。(介里私设哦)

[全部]兰陵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部]虞姬:笑什么笑,还不是被我杀了。

[全部]兰陵王:是是是,你厉害。(都能被小兵打死)

[全部]虞姬:我看得到你括号里的话谢谢

[全部]诸葛亮:策哥你没觉得你现在和虞姬的说话方式很像哄媳妇吗

[全部]虞姬:我去你奶奶个腿的

[全部]兰陵王:……

[全部]诸葛亮:对啊,炸毛的小媳妇

这时对面水晶炸了。百里守约心累,说了句拜拜就关了直播。不用想都知道那堆家伙在弹幕上刷了什么东西。

真是绝望啊。

[策约]花吐症梗/be

百里守约:弟弟我不舒服

百里玄策(着急):怎么了怎么了?

百里守约:呕(一朵食人花)

百里玄策卒。不久后百里守约卒。

(这个算不算b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梗转自肆曰太太,这个脑洞好玩所以随手填一填~跳跳写的文很好看,介里推荐ler~

[策约]一辆小破车

#有车
#ooc可能
#私设叛军策×长城守卫军约
        西域魔种来犯。听到这个消息的百里守约几乎是立即向花木兰请求带队镇压。花木兰顿了顿,漂亮的手颤颤巍巍地从桌上拿起一枚令牌,只说了句你去吧,千万小心。

        他带着几百人的队伍守在边疆,那是大唐的国土,亦是流离失所的他和弟弟的家。这是收留了他们的地方,所以要誓死守护。他忽然想起不久前,他也是带着同样的队伍,铁骑踏破楼兰,大唐大获全胜。只是不知这次的运气了。

        几百个将士们一群群的围着篝火坐下,火光把他们挂着笑的脸映的格外红润。他听见一个年轻的士兵说想为爹娘报仇,然后一个满脸胡茬的老兵发话了,他说你个新兵蛋子可得注意,一个不小心人头落地,什么有的没的就到地府去想吧。这话引来大家一片哄笑,把那新兵气的脸红了又白,煞是有趣。

        他没有参与任何话题,只是单独坐在一簇火前,没有尾巴的感觉怪怪的——在人前不能暴露自己是魔种,不然就算是长城守卫军大概也命不久矣。

        狭长的猩红狼眸里倒映着跳跃的火光,失去了战场上的锐气让这双眼看上去带上了些慵懒的滋味。空气中忽然出现一丝异样,身为魔种的他自然比常人反应快了不少,他马上抓起那把几乎不离身的狙击枪,全身戒备起来。

        忽然,他感觉眼前变得模糊,最后只闪过一道白色的残影,就陷入了黑暗
(不知道为什么链接不能用…后面发图)

[策约]花吐症`(下)

#双结局半he半be
#ooc?可能
先是he—————————
        百里守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最近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总是晚上被咳嗽折磨得辗转反侧睡不着,而且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间隔也越来越短,还一直带着咯血,几乎不能出门。
        (耿直boy助攻哥)恺觉得他有必要帮好朋友查一查这种奇怪的病症。于是他和(腐女代表)花木兰进行了商谈,然后开始四处寻医。
        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两人郑重地把百里玄策叫来,跟他说了这件事。就是些打听打听他哥喜欢上哪家姑娘了之类的。
        百里玄策感觉心酸。他那么喜欢哥哥,那么好看一颗大白菜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被母猪拱了呢?(所以是被公猪拱了吧)
        所以憋着一肚子气的玄策一脚踹开哥哥家里的门,看见的就是哥哥狼狈不堪地咳出带着血的花瓣的样子。
        他扑上去吻上那人好看的唇,食髓知味地描摹着他的唇形和下颚的滋味,两条软舌相互纠缠。一吻结束,玄策起身,满意地看到百里守约布满红霞的脸,眼里带了一丝迷茫,双唇被吻的有些红肿,此刻正低低地喘着气。
        “哥,我喜欢你…以后你也只能是我的。”
        “…好。”
———————————————
———————————————
——————be预警——————
—————要吃糖的请离开—————
———————————————
———————————————
        百里守约躺在塌上,咳嗽一声长一声短,虽然对外宣称只是染了风寒,很快就会痊愈。但他自己知道,他过不了今天晚上了。
        他扭头看向窗外,边塞的城墙上是满天的星。亮的刺眼。听说人死后会化为星星,只是不知道自己会成为哪一颗呢。无所谓了,他笑了笑,在苍白消瘦的脸上显得格外凄惨。
        “咳咳…咳咳咳…”又是一堆泡在血中的罂粟花瓣,暗红的花瓣带着鲜艳的血色亮了少许,别有一番妖艳的美。
        玄策在哪里呢?今晚是…对了,是玄策的生日啊。哥哥失约了…抱歉啊,不能给你过生日了…他忽然想到玄策的漂亮杏眼,笑起来的时候会眯成一条缝,像自己的眼睛一样。还有他棕红色的头发,摸起来有些扎手,但是他却格外喜欢。对了,还有…还有那么多…但是来不及想了呢。
        希望啊…玄策把自己彻底忘记吧。
        他半伸出去的手一顿,然后直直地落下,垂在床边。眼前一片黑暗,就像是…长城夜晚天空的颜色。
        不远处,百里玄策在和小队一起过生日,只是感觉身边空落落的,少了谁。“快许愿啦~”花木兰拍拍他的肩催促道。
        他合上手,在心里默念:我要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然后他睁开眼,天边划过一道流星,融为了最亮的那颗。
        两个愿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不会写刀子…求轻拍)

[策约]花吐症`(上)

        百里守约已经失踪两天了。对于这件事他弟弟很是着急,一说起他哥就哭,然后队里就手忙脚乱地哄着他说没事。
        而在远些的一片树林里,百里守约找到了神医扁鹊。扁鹊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说:“这是花吐症,是对心上人的思念过度造成的,症状是吐出花朵,最后如果一直得不到治疗会死去。治疗方法是心上人的一个吻。”
        这时他觉得嗓子有些难受,又低低地捂嘴咳嗽起来。掌心里躺着两片妖异的花瓣。罂粟,就像他对弟弟那种难以启齿的情愫——明明知道带着剧毒,却抵挡不住诱惑要去触碰。这种卑微而令人恶心的感情,是决不能让弟弟知道的。
        扁鹊交给他一方可以抑制的药,告诉他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不要使用——每一次使用都是在缩短自己的寿命。他向扁鹊道了谢,背上那把狙击枪往回走。饮鸠止渴?无妨。他吞下两颗药丸,低低地笑了一声。
        “哥?!”刚刚走到就听见玄策的呼喊。“恩,是我。”他走过去摸了摸弟弟毛茸茸的脑袋,看见那双眼睛里满是恐惧和无助,眼眶红红的想是要哭出来一般。他狭长的猩红狼眸闪过一丝动摇。很快就被他埋在眼底,消失不见。
        “哥哥…”“恩,我在。”“求求你…下次不要抛下我…呜…自己走掉…”听见声音里的哭腔,百里守约赶紧拭去弟弟眼角打转的泪花,轻声安抚起来。
        忽然喉咙一阵难受,他几步跑回自己的帐内,咳嗽几声,又迅速把花瓣系数倒入塌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上面有些殷红的血丝。
        “…哥?没事吧?”玄策嗒嗒地跑进来。“没有,只是有些染了风寒。”他攥起手,对弟弟挤出一个笑容示意他安心。“那就好。”玄策什么也没有发现,踢踢踏踏就出去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扁鹊给的药几乎没剩多少,但百里守约感到自己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瞒住他。